居然

台湾人
繁简随意转换
第一次使用多多指教,不知道哪裡發車穩
個性混亂邪惡,還請海涵

【jojo】親愛的守護天使,最後(波+花+承)(下)

友情向,硬要說的話,帶著點承花承與承波或是花波

花花中心,花花應該會OOC

友情向,硬要說的話,帶著點承花承與承波或是花波

 

花花中心,花花應該會OOC

按著地址很快就到一所大學面前,這次波魯那雷夫為了不被認出來,刻意不梳理頭髮,穿的像是個大學生混進大學裡。

 

「嘖,我應該要用那個帥氣的頭髮出門……」

 

沒想到過了這麼久,波魯那雷夫的臉還算稚嫩啊,混進大學生裡幾乎沒違和感啊。聽著對方碎念拉上戴上外套的帽子蓋住自己大部的臉,臉上帶著眼鏡與紗布。

而且這樣走出門還挺帥氣的,看著他那極高的注視率,偷偷吹了個口哨。

 

「誰?」藍色的視線往花京院的方向掃去。

 

糟糕!往櫃子裡一站,為什麼會被發現?以前都不會的……抬手,此刻才發現自己的手軸上方已經消失了。

 

是因為自己要消失了,所以才給他知道我的存在嗎?看著消失的手臂笑了笑,然後繼續跟上。

 

波魯那雷夫敲敲承太郎辦公室的門。

 

「請進。」

 

他深深吸一口氣,推開門,避免被發現,他悄悄關上門,拉下帽子。

 

坐在辦公桌的人抬頭。

 

鬼魂飄到窗戶外,看著兩個呆掉的人。

 

「承……太郎?」對方比自己所想的還陰沉很多。波魯那雷夫開口,「我是波魯那雷夫,記得嗎?」

 

承太郎張了張嘴,「嗯。」最後只發出個單音節,「我記得。」

「你……變漂亮了?」

 

「什麼東西啊!」對方莫名來的一句奇怪稱讚惹得對方臉發紅,「對一個壯漢用漂亮對嗎!你才漂亮!」

 

承太郎,雖然已經離婚了,但你好歹也是一個孩子的爸了,這個審美觀——快消失的花京院掩嘴失笑。

 

「不過,你還活著。」一樣被動的承太郎起身,抓住了對方的手,「真的是太好了、真的是……」極度收斂情緒的承太郎緊緊握著對方的手,力道大的對方皺起眉頭,低下頭,「真的是太好了……」

 

淚水滴在兩人的手上。

 

「承、承太郎……」

 

「真的是太好了……」承太郎與氣平平淡淡,但淚水一直從他臉上滑下,「真的是太好了……」低頭埋進對方的手裡,可謂非常失態。

 

不過,你們還能相遇,真的是太好了。花京院欣慰的勾起嘴角。

 

自己就可以安心了吧。看著那極度失態與慌慌張張不知要怎麼安慰人的背影,開口:

 

「我花京院典明,最後期望摯友空条承太郎與簡·皮耶爾·波魯那雷夫,能白頭偕老、相互扶持、協手互助、共度餘生。」

 

他沒有壓低音量開口,帶著半開玩笑的語氣說著這句話。

 

這次,屋裡的兩人發現了花京院的存在,轉頭看向窗外。

 

此刻的花京院,只剩三分之一的上半身了。

沒什麼時間了,希望能把最後的話說完。

 

「波魯那雷夫,他很需要你的陪伴,承太郎一個人背負太多了。」

 

波魯那雷夫愣了愣,點點頭。

 

「承太郎就交給你了。」

 

「承太郎,請好好保護波魯那雷夫。」看著承太郎按按眼睛周邊後抬頭,他的眼睛紅紅的,看樣子哭得很兇啊,「我相信,波魯那雷夫一定能替你可以幫你分擔解憂,請相信我。」

 

「我知道了,我會好好的守護他的,花京院。」藍綠的眼死死盯著只剩下三分之一臉的鬼魂,「這一路上辛苦了,花京院。」

 

「祝你一路好走,花京院。」

 

花京院笑著上眼,消失在兩人面前。


END


p.s

我只是覺得這是給花京院最好的結局了
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