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然

台湾人
繁简随意转换
第一次使用多多指教,不知道哪裡發車穩
個性混亂邪惡,還請海涵

之前脑动改的图片
第一张取自那个当初Dean那个家伙捅的地方的梗,稍稍改了下

[SPN,DC]

單純想寫車,不過個爛車

destiel,角色OOC

性描寫

部分劇透(應該吧

還有錯字

「Dean,我有義務保護好,Jack這是跟他母親的約定。他也把我從虛無中拉回來,我想他不見了,我想,不,我有這個義務把他找——」

「好好好。」Dean重重的放下瓶酒罐,「聽著cass,我們現在在努力了。」

「Dean——」

「停下,我已經說過了,我們已經努力了,我們已經盡我們所有的資源了。」他提著酒瓶走進Castiel,「我已經聽你說Jack已經三個小時了,能不能稍稍停下。」


「Dean,可是,他是拿非力人,這很重要,天使跟惡魔都相要,尤其是路西法——。」

「耶耶耶,我知道,但你這樣說也沒用,聽著,我們已經盡力了。」

「Dean。」

Dean用力的把冰箱甩上,然後一屁股坐在Sam旁。

Sam一如往常的在圓桌上,用所有的方法尋找著Jack,他已經聽出自己的哥哥語氣跟動作愈發粗暴壓抑,瀕臨爆發邊緣,但剛從虛無走過來的Castiel,似乎還不會『察言觀色』——或是說,因為Castiel太過執著這個拿非利人而忽略了Dean的情緒——很顯然,這兩位完全無視自己的還在這個地方處理他們所說的事情。手上敲著鍵盤,旁邊擺著大量的書籍。而他們吵架的內容,就是自己在做的事情。

努力無視這兩位夫夫吵架,這種東西還是他們自己解決比較好。

「夠了!」

「Dean,為什麼你要這麼生氣?」

「Jack Jack Jack,你一直在說他,cass。」灌了一大口酒,Dean緩緩地開口,「你回來後,一直說的都是他,Castiel。」

沉默,只剩敲鍵盤跟翻閱書籍的聲音。Sam現在非常想離開這個現場,同時他也開始做個動作——整理桌面東西,閃人的意圖非常明顯。

「你這是……在吃醋嗎?」Castiel試探性的問開口,打破沉默。

再次陷入沉默。

然後Dean拿著酒瓶,憤怒的罵著髒話回房,然後傳出甩門聲。


下部分走連結:
下篇  https://imgur.com/gallery/sfSzAmq

這個帳號是綁微薄的
發現忘記微博密碼,我也忘記微博
如果真的都刪除的話,
那這個帳號真的會變成過去式吧Wwwwwwwwww

七夕短打

承太郎的帽子被不自然的掀開了。

「白金之星。」皺著眉頭,「說過多少次,不——唔——」

自家不乖的替身吻了上去,隨後拿著一朵綁著字條的小花在他面前晃啊晃。

『七夕快樂。』

扶好自己的帽子,「……真的是夠了。」邁開步伐前進,但耳朵紅的有如滴血。

第一次寫spn

太久沒更新了
拿之前寫的東西來貼好了
之前在FB

第一次SPN同人文,太久沒看了,角色OOC,完全的意淫
都是英文簡稱,我看的好痛苦

Castiel用天使之刃殺掉最後一個惡魔,抬頭便看到Dean他招手,嘴巴開開合合,似乎在說著什麼。

「你說什麼?」

等他走進才聽到他說了什麼。

「我親愛的Cass——」

「Dean,我不是什麼親愛的唔——」再走進幾步反駁,卻被人摟進懷裡,「唔、嗯——」抓著那痞子的衣服,等對方放開自己時面色潮紅,「Dean,你——」

「晚上見。」放開後在嘴角吻了下,『晚上見』這句話不言而喻,隨後擺手離開,去找離這裡不遠的親弟弟Sam,看樣子討論事情。

至於Sam,這一切他都看眼裡,扯扯嘴角,滿是無奈。

【jojo】雛菊(轟炸空間+億泰)

搬運FB文章
第一次寫有OOC請見諒

虹村億泰時不時的會跑去看自己那逝去的哥哥,跟他閒話家常。

「啊啊啊,還有仗助他真的很聰明,他居然用他的瘋狂鑽石來作弊,他真的很聰明啊,若是哥哥的話——」

轟炸空間突然出現,它的手一揮,一朵雛菊靜悄悄的在它的手上。

億泰先是愣了幾秒,後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替身詢問,「要給我的嗎?謝謝啊。」

轟炸空間靜靜地拿著雛菊,然後看著自己的替身使者接過。

「還真是漂亮的雛菊呢。」放在哥哥的墳墓上,「我該回去了,哥哥,下次見。」

[JoJo]執拗(白金承)


親吻日的小段子
OOC
沒時間車,請自行想像

即便下班了,承太郎依舊在整理研究報告,雙眼盯著螢幕,敲打著鍵盤。

替身冒了出來,盯著的動作,一動也不動,然後湊了上去,不讓人用電腦。

推了好幾次那湊過來的替身。

「白金之星,走開。」

白金盯著承太郎。

「白——唔。」

不乖的替身直接吻了上去。

下秒,直接撲倒自己的替身使者。

[Jojo] 玫瑰花(承花承)

身高195的不良遞了束玫瑰花給了同行的紅髮少年面前。
持花的不良面無表情,但臉微微泛紅。
少年笑著抓著不良的衣領往下拉,吻住那不良的唇。

不良成了海洋學博士,在那給玫瑰花的日子裡,也帶了玫瑰花到紅髮少年的面前。
這次,他彎下腰。

放那少年的墓碑前。

【jojo】親愛的守護天使,最後(波+花+承)(下)

友情向,硬要說的話,帶著點承花承與承波或是花波

花花中心,花花應該會OOC

友情向,硬要說的話,帶著點承花承與承波或是花波

 

花花中心,花花應該會OOC

按著地址很快就到一所大學面前,這次波魯那雷夫為了不被認出來,刻意不梳理頭髮,穿的像是個大學生混進大學裡。

 

「嘖,我應該要用那個帥氣的頭髮出門……」

 

沒想到過了這麼久,波魯那雷夫的臉還算稚嫩啊,混進大學生裡幾乎沒違和感啊。聽著對方碎念拉上戴上外套的帽子蓋住自己大部的臉,臉上帶著眼鏡與紗布。

而且這樣走出門還挺帥氣的,看著他那極高的注視率,偷偷吹了個口哨。

 

「誰?」藍色的視線往花京院的方向掃去。

 

糟糕!往櫃子裡一站,為什麼會被發現?以前都不會的……抬手,此刻才發現自己的手軸上方已經消失了。

 

是因為自己要消失了,所以才給他知道我的存在嗎?看著消失的手臂笑了笑,然後繼續跟上。

 

波魯那雷夫敲敲承太郎辦公室的門。

 

「請進。」

 

他深深吸一口氣,推開門,避免被發現,他悄悄關上門,拉下帽子。

 

坐在辦公桌的人抬頭。

 

鬼魂飄到窗戶外,看著兩個呆掉的人。

 

「承……太郎?」對方比自己所想的還陰沉很多。波魯那雷夫開口,「我是波魯那雷夫,記得嗎?」

 

承太郎張了張嘴,「嗯。」最後只發出個單音節,「我記得。」

「你……變漂亮了?」

 

「什麼東西啊!」對方莫名來的一句奇怪稱讚惹得對方臉發紅,「對一個壯漢用漂亮對嗎!你才漂亮!」

 

承太郎,雖然已經離婚了,但你好歹也是一個孩子的爸了,這個審美觀——快消失的花京院掩嘴失笑。

 

「不過,你還活著。」一樣被動的承太郎起身,抓住了對方的手,「真的是太好了、真的是……」極度收斂情緒的承太郎緊緊握著對方的手,力道大的對方皺起眉頭,低下頭,「真的是太好了……」

 

淚水滴在兩人的手上。

 

「承、承太郎……」

 

「真的是太好了……」承太郎與氣平平淡淡,但淚水一直從他臉上滑下,「真的是太好了……」低頭埋進對方的手裡,可謂非常失態。

 

不過,你們還能相遇,真的是太好了。花京院欣慰的勾起嘴角。

 

自己就可以安心了吧。看著那極度失態與慌慌張張不知要怎麼安慰人的背影,開口:

 

「我花京院典明,最後期望摯友空条承太郎與簡·皮耶爾·波魯那雷夫,能白頭偕老、相互扶持、協手互助、共度餘生。」

 

他沒有壓低音量開口,帶著半開玩笑的語氣說著這句話。

 

這次,屋裡的兩人發現了花京院的存在,轉頭看向窗外。

 

此刻的花京院,只剩三分之一的上半身了。

沒什麼時間了,希望能把最後的話說完。

 

「波魯那雷夫,他很需要你的陪伴,承太郎一個人背負太多了。」

 

波魯那雷夫愣了愣,點點頭。

 

「承太郎就交給你了。」

 

「承太郎,請好好保護波魯那雷夫。」看著承太郎按按眼睛周邊後抬頭,他的眼睛紅紅的,看樣子哭得很兇啊,「我相信,波魯那雷夫一定能替你可以幫你分擔解憂,請相信我。」

 

「我知道了,我會好好的守護他的,花京院。」藍綠的眼死死盯著只剩下三分之一臉的鬼魂,「這一路上辛苦了,花京院。」

 

「祝你一路好走,花京院。」

 

花京院笑著上眼,消失在兩人面前。


END


p.s

我只是覺得這是給花京院最好的結局了